云南頻道

西甲录像回放pptv: 【云南故事特別策劃·我的滇池①】漁政執法“兄弟連”

2019年04月03日 08:35:14 | 來源:新華網

西甲足球新闻 www.nzmra.com

  工人打撈滇池上的違禁漁具。(新華網 羅春明 攝)

  新華網昆明4月3日電(念新洪 羅春明 趙普凡 趙勇)11個人、7艘執法艇、6間板房、1個籃球架……昆明滇池岸邊、西山腳下的周培源舊居旁,駐扎著一支漁政執法“兄弟連”,24小時不間斷護衛滇池魚兒。

  “兄弟連”所在的龍門濕地漁政碼頭,隸屬昆明市滇池管理局漁業行政執法處,負責滇池北片區的巡查工作。他們馳騁在茫茫水域上,取締違禁漁具、打擊偷捕盜捕,為滇池生態筑起了一道牢固的屏障。

  龍門濕地漁政碼頭。(新華網 趙普凡 攝)

  乘風破浪,護衛滇池魚兒

  “今天的任務是清理違禁漁具,目的地晉寧沙堤村到三合村水域?!痹縞?點,6名執法人員集結碼頭、整裝待發,龍門濕地漁政碼頭負責人張釉畯一聲令下,3艘執法艇劃破滇池水面、全速進發。

  快艇執法,聽起來很酷,實則很苦。早春時節,水面上本就寒氣襲人,執法艇速度又快,風颼颼刮過,直吹得人打哆嗦!滇池也并不像岸上看起來那么風平浪靜,一個浪接著一個浪,執法艇每隔兩三秒就會像碾過大石頭般顛簸起來,遇到大一些的浪,直接飛濺到艇上,落人一臉一身?!敖裉旆繢嘶共凰憒?!”張釉畯騰出手來擦了一把臉上的水,淡定地繼續駕駛執法艇前進。

  取締違禁漁具是“兄弟連”的一項常規工作,每個星期,漁政執法都要聯合經驗豐富的工人,在偷捕盜捕較多的滇池水域開展兩到三次的清理工作,每次長達8小時。

  乘風破浪40分鐘后,三艘快艇到達目標水域,執法人員默契地分散開來,指導和監督作業船的工人們清理違禁漁具?!澳憧純湊飧齙亓?,有20多米長,網又密,連小魚小蝦都跑不掉!”盡管見慣了違禁漁具,但看到那么長的地籠,張釉畯還是免不了生氣,看到網里有魚蝦,他嚴肅的臉上多了幾分關切,叮囑工人,“快把它們放掉!放掉!放回水里!”

  每次取締違禁漁具,都會清理到為數不少的“地籠”“迷魂陣”“大漁網”等。夜晚巡查更少不了跟偷捕、盜捕者“正面交鋒”,除了各類漁網,還會繳獲到橡皮筏子、機動筏子等大型捕魚工具。

  看著繳獲的違禁漁具,張釉畯心情有些復雜,“可以說是喜憂參半,喜的是工作取得了成果,憂的是居然還有那么多人在偷捕、盜捕滇池的漁業資源!”

  漁政執法人員巡視滇池水面。(新華網 羅春明 攝)

  “兄弟”齊上陣,打擊偷捕盜捕

  采訪當天,“兄弟連”帶領工人在觀音山水域清理違禁漁具時,隱隱看到樹叢中有一片黑帆布拉起的圍擋,“會不會是在隱藏違禁漁具?”張釉畯和同一艘執法艇上的李城交換了一個眼神,靈活的李城迅速竄到船頭,待張釉畯駕駛執法艇靠近后,伸頭一看,“果然!里面藏了4個大橡皮筏子!”

  確認有違禁漁具,李城拿起小刀,三兩下劃破了黑帆布圍擋。張釉畯一面穩住執法艇,一面用對講機呼叫同伴,“大林、周維波、小胖,觀音山水域,快過來幫忙!”

  話音剛落,李城率先跳到樹叢間,“小心滑!小心滑!”張釉畯一面提醒,一面也跳上了岸。不一會兒,同伴們到齊,“把鎖砸開!”“拖走!”簡單的幾句溝通,幾人有分工、有合作,三兩下就把4個大橡皮筏子拖出了樹林。隨后兩人跨上筏子,一人開來執法艇,另外的人幫忙拴,默契配合下,橡皮筏子被穩穩地拴在了一艘執法艇的后面,準備拖回碼頭。

  清理完畢,幾個人舒了口氣,坐在執法艇上稍事休息,一面開起了小胖楊建林的玩笑,“你就別坐那艘艇啦,后面拴了4個大橡皮筏子,你下來還能減輕點重量,開得快些……”

  張釉畯告訴記者,龍門濕地漁政碼頭一年365天、一天24小時都要有人值守,盡管11個人輪班,但往往一駐守就是幾個星期甚至一個月,“這里相當于我們的第二個家!”正因為長時間的相處,加之漁政執法又是需要高度配合的工作,隊員之間逐步建立起了深厚的感情和十足的默契,“跟兄弟一樣,互相配合、互相照顧?!?/p>

  張釉畯駕駛快艇與同伴一起巡視滇池。(新華網 趙勇 攝)

  堅守陣地,只為滇池水更清、景更美

  西山腳下、滇池岸邊的周培源舊居旁,有一道大鐵門,門長時間處于關閉狀態,看上去幾乎“與世隔絕”。大門內,就是“兄弟連”所在的龍門濕地漁政碼頭,7艘執法艇、6間板房、1個籃球架,還有茫茫滇池,就是他們工作和生活的全部。

  從事漁政執法工作15年的張釉畯回憶,最長的一次,他在碼頭整整呆了一個月?!八凳禱疤跫榪嗟?,住的都是板房,夏天熱、冬天冷;除了籃球架和電視機,也沒有其他娛樂設施,呆久了難免會覺得枯燥?!倍綣值街蛋?,節假日也不能和家人團聚,“去年春節就是在碼頭,我和三個隊員一起過的?!?/p>

  除了枯燥,漁政執法人員還要應對天氣、季節以及偷捕盜捕分子帶來的潛在危險。說起工作的不易,張釉畯很是淡然,“滇池是昆明的母親湖,漁業資源又是滇池生態的重要組成部分,這份工作總要有人來做?!?/p>

  讓張釉畯欣慰和自豪的,是滇池一年一年地在變好,“我們碼頭處在下風向,剛來的那幾年,夏天藍藻和漂浮物特別多,一塊一塊的,相當難聞!現在藍藻和漂浮物少多了,水也清了很多!”水質的變好,也為魚兒提供了更好的生存空間,“我知道有一種池沼公魚,以前非常少,從去年開始,數量有了明顯的增加?!?/p>

  水質變好了,景致也更美了,最近一年多來,張釉畯喜歡上了攝影,常常在工作之余拍攝記錄滇池的美景,“日出的時候,霞光萬丈的場景;天晴的時候,水天一色的場景,都是非常美的!發到朋友圈,很多人點贊呢!”(完)

  往期回顧:

  【微紀錄·云南故事】花從斗南來

  【微紀錄·云南故事】進城的孩子?

  【微紀錄·云南故事】沖上云霄!為云南“代言”的女飛行員

  【微紀錄?云南故事】把論文寫在竹林里的“農民”教授

  【微紀錄·云南故事】嗨,警犬!

  【微紀錄?云南故事】歌唱的村莊

  【微紀錄·云南故事】文物醫生:穿越古今為珍寶“療傷”

【糾錯】 [責任編輯: 石光良]
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00831379276831